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频道 > 高端访谈 >

已过古稀之年的何享健又一次征战资本市场

已过古稀之年的何享健又一次征战资本市场

如果仍然以“家电企业”的目光来审度何享健一手创立的美的,未免有些因袭陈规了。

除了家喻户晓的白电王国,2015年何享健独子何剑锋因为旗下4个基金账户被监管部门限制交易而突然卷入做空漩涡,何家父子多年来在金融领域运筹帷幄的布局才得以被外界一探。

如今,已过古稀之年的何享健又一次征战资本市场,其麾下的另一块美的版图再揭神秘面纱。

“公公+儿媳”的股权结构

近日,美的置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的置业”)向港交所递交欲上市文件。

相较于其他房企,这份招股说明书中颇引人关注的一点在于股权结构。根据招股书,美的控股实际控制人何享健的儿媳卢德燕为美的置业的控股股东,何享健的儿子何剑锋为美的置业非执行董事。郝恒乐任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兼总裁,主持董事会及负责集团整体业务方针和日常管理。

其中,卢德燕拥有美的发展控股(BVI)有限公司、美恒有限公司和美域有限公司3家控股公司100%股权,她通过上述3家控股公司成为美的置业控股的控股股东。作为一致行动人,何享健也拥有其所持权益。

公开资料显示,何享健和卢德燕同时为美的控股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两人分别持有美的控股公司94.55%及5.45%股份。美的控股为上市公司美的集团的大股东,持有其33.58%的股份。

这一在外界看来困惑不已的股权结构,放至美的,皆可追根溯源。

何享健期盼美的能够可持续发展,打造百年老店。他坦言长期研究世界500强企业,从中总结了一条规律:很多企业的没落和家族式管理、传承脱不开关系。

家族式企业有利有弊,何享健认为其对于美的而言弊远大于利,他很早就放言美的一定不会成为家族式企业。

为了兑现这一承诺,2012年8月25日,何享健卸任美的集团董事长,交棒于职业经理人——方洪波,不久后何享健更是退出集团董事会。

如今美的的决策层里,没有“何家”的任何亲属。

同方洪波一样,担任美的置业董事会主席的郝恒乐同为何享健“人才制度”里脱颖而出的帅才之一。不同于方洪波的美的之路由“内刊编辑”起家,郝恒乐自1998年加入美的以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充当着“法律顾问”的角色,先后担任法务部法律管理科科长、法务部部长助理及法务部部长以及美的公司监事会召集人等职务。

随后美的展开架构调整,集团向二级集团“放权”,而二级集团向事业部“收权”,将各事业部重叠的销售、研发、财务等权力收归二级集团,这也意味着二级集团握有足够的实权,各自为政而又协同作战。

郝恒乐由“内臣”跃升至美的属下四大二级产业集团之一的——房地产事业本部的“藩王”,出任房地产事业本部CEO。

美的的地产业务最早可追溯到1998年开发的位于广东顺德市北滘镇南部占地670亩的美的海岸花园,此后多年鲜有动作。

何享健提倡“宁可走慢两步,不能走错一步”,因此早期美的地产业务发展趋于谨慎。即便2004年正式成立了地产公司,随后几年的业务布局依然乏善可陈。

2009年,地产事业部被正式列为美的集团的长期战略发展产业,美的地产终于提速。随后美的地产重新调整发展战略,计划在五年内成为跨区域的专业地产开发商。同年,美的地产加大在广东本省的土地储备,尤其是大本营佛山。

2010年,地产开始实施走出去战略,先后拍得贵州、安徽、广东、湖南、江苏等地近5000亩地块,“粮草丰,底气足”也让美的地产喊出了2013年100亿元的战略目标。

2011年,美的地产进一步加快全国化布局,先后在湖南株洲、辽宁盘锦、河北邯郸等地斩获土储。

全面交棒方洪波后,素来低调的何享健公开露面的次数更少了,但美的地产的重要项目或签约仪式上依然会有他的身影。

何享健对地产的支持或源于其对于地产行业的判断,2014年何享健在考察美的地产项目时明确指出,房地产在未来一定时期内仍旧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市场仍然大有可为。美的地产要做好长远打算。《国际金融报》记者据此多次联系美的置业董秘办,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负债高企

随后的2016年、2017年,美的置业不断在规模上发力,在市场集中度提升的背景下,美的地产也加入了销售规模的竞逐。

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美的置业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83.13亿元、119.92亿元、177.17亿元,复合增长率达46%。同时三年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84亿元、9.93亿元、18.94亿元,复合增长率达122%。

这一数字带来的最直观感受便是美的置业2017年的销售排名由2016年的78位跃居至41位,首次跻身50强。2018年这一势头仍在加速,克而瑞数据显示,2018年1-5月房企的销售排行中,美的置业最新的位置是36位,新增货值265.9亿元,排名34位。

招股书显示,美的置业经营范围遍布全国11个省份的33个城市及一个直辖市。从布局来看其和同城兄弟——碧桂园有异曲同工之处,项目多集中于二三四线城市。其中,珠三角、长三角、长江中游、环渤海和西南等5个区域土储分别占比23.4%、20.4%、20.5%、12.8%、14.6%。具体来看,大本营佛山依然有着“粮仓”属性,手握28个项目,601.4万平方米。长三角地区的土储主要集中在徐州和镇江。长江中游里株洲储备162万平方米,占总量近5%。环渤海经济区中美的置业重仓邯郸,而西南地区中美的置业的土储三强为贵阳、遵义和昆明。

大规模拿地扩张的背后是美的置业日益高企的负债率。2015年-2017年,美的置业资产负债率分别达到95.94%、94.65%、89.23%,与此对应的净负债率分别为622%、625%、118.9%,2017年净负债下降主要是由于股东注资。这一净负债水平已处于行业天花板,高出行业平均水平近一倍。美的置业预计,集团“目前维持且将继续需要相当高的债务水平”。

具体来看,截至2018年3月31日,美的置业拥有157.07亿元的现金,负债总计约为969亿元,其中少于1年期的债务高达627.05亿元;1年-2年的债务额度为139.65亿元;2年-5年的债务额度为190.1亿元。

由此可见,大量短期债务将激增美的置业的偿债承压。某种程度上也说明了美的置业为何选择此时上市,毕竟去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郝恒乐表示在香港上市不仅仅是解决短期融资和套现,还可以提升获取资金的能力。

同为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上的明星企业,家电巨头美的和“宇宙房企”碧桂园彼此相距不过5公里,从外立面扭曲动态造型的美的大厦到植被覆盖的碧桂园中心开车不过10分钟,坐拥两家世界500强一度成为小镇北滘最傲人的城市名片。

此前这两家合体的画风多为惺惺相惜,何享健和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也不忘展示忘年交友情。

2017年底,美的和碧桂园的战略合作上,碧桂园总裁莫斌甚至公开放话,“长期以来碧桂园内部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碧桂园房子里的家电只能用美的的”、“以后碧桂园覆盖的市场就是美的的市场,美的覆盖的市场也就是碧桂园的市场”。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碧桂园覆盖的市场,不仅有美的电器还有美的置业。郝恒乐的2020年1000亿军令状言犹在耳,美的置业的二三四线布局和高周转的打法让它和碧桂园的关系除了是亲密的合作伙伴外,还有可能是短兵相接的竞争对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