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频道 > 楼市快递 >

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 深圳楼市巨变

深圳宣布:房价爆降40-50%。

01

深圳扔下了一磅重弹

6月5日,深圳突然正式对外发布《关于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供应与保障体系的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简称《意见稿》)。

规定中:

➤商品房:占住房供应总量的40%左右,以普通商品住房为主,面向符合条件的各类居民供应,租售结合。

➤人才住房:价格为市场价的60%左右,面积小于90平米,可租可售。

➤安居型商品房:占住房供应总量的20%左右,租金、售价分别为同地段市场商品住房租金、售价的50%左右,面积小于70平米,重点面向符合财产收入限额标准的本市户籍居民,可租可售、以售为主。

➤公租房:住房供应总量的20%左右,只租不售,,建筑面积以30-60平米,租金为市场价的30%左右,特困及低保、低保边缘家庭最低可降至10%。

人才房降价至60%,安居房降价50%,公租房最低可降至10%!

这是完完全全没有给商品房留有一点抗衡余地啊。

更夸张的是,深圳将保障房比例提高到60%,市场商品房只占40%,这意味着今后深圳楼市供应主体不再是商品房。在住房制度改革以来,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按照设定目标,到2035年,深圳新增建设筹集各类住房共 170万套, 其中人才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和公共租赁住房总量不少于100万套。

到2035年,深圳常住人口将达到1800万人,新增约550万人,而按照三人一户计算,550万人大概需要183万套住房,这意味着深圳新增筹集的170套住房,几乎可以满足每一个深圳人的住房需求。

深圳掀起的这波冲击波,无异于住房制度二次改革。

02

谁会是下一个城市?

前几天,胡姐在深圳的朋友发了一张图给我。

在连创18年春节成交新高的数据背后,是一句成交均价“二十连跌”。在仔细研究所谓的“二十连跌”之后,你发现原来不过是环比下跌58元/平方米。

当下,我们二人皆大笑:深圳可真是够讲政治的。即便每平方米跌不到100元,但是房价终究还是算处于“稳中有降”,这在如火如荼的需求量前可不是容易的事。

殊不知,深圳更猛的料还在后面。

以至有人指责,干预市场过度,不合规律,应该将楼市问题交给市场。

看起来深圳楼市似乎有点行政干预过度了。但是,我们知道,深圳绝对不是唯一。在全国城市中,高举住房改革大旗,对住房供应体系用行政手段牵引的还有北京。

自2017年“3·17”以来,北京市政府相关部门先后出台《关于完善商品住房销售和差别化信贷政策的通知》等20余项楼市调控政策,从需求端到供给侧、从短期调控到长效机制切要害,史称“3·17新政”。

北京新总规提出,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将稳定房地产市场作为长期方针,以建立购租并举的住房体系为主要方向,以政府为主提供基本保障,以市场为主满足多层次需求。

北京城市新总规中关于住房供应体系的内容(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北京出台调控的组合拳,使得新房、二手房成交量近乎腰斩,房价全面下跌。在一线城市中,北京今年5月份土地市场出现零成交。

那么,北京、深圳之后,谁会是下一个进行住房供应体系改革的城市?

03

二十年 楼市大变局

深圳严控商品房供应总量,将并其他供应房源价格降至一半,北京新增1100平方公里的住房用地供应,这样的“大手笔”背后,是为了贯彻落实“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

在这波行政干预中,遭受打击最大的是“商住房”。如果说限购限贷是为了遏制炒房行为,那么杀伤力极大的房价腰斩诱惑,当有人以最低的价格帮助你解决了居住问题,购房者对商品房的依赖欲也就降到的最低。

社会资源配置中,中国楼市是个奇异的存在。当政府放开手脚,依据纯粹的市场经济,我们这些分散的经济主体产生形态各异的自发性,甚至是带着盲目性的疯狂。

在市场价格这只看不见的手指挥下,人们一边倒的认为房价会永远涨下去,不仅是拿了高价地的开发商如此,还是已经通过买房实现财富增升的中产阶级如此,乃至“无房一族”。

住房体制改革二十年,是中国房地产市场如火如荼发展二十年。最后无数次的结果证明,永远是“唱涨派”赢得了最终的胜利。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除了“买房”我们好似真的找不出更好地投资途径了。

胡姐印象最深的是,如果说七八年前,还有人会在买房前来咨询为“房价会不会跌”,现在的购房者和朋友们直接问的是:能不能帮我买到? xx和xx哪个区域好?诸如此类的话题。很明显,对“房价”问题,他们自己已经有非常清晰的判定。

2017,中央放出了限购、限售、限价、限贷的大招。住建部不断约谈部分房价上涨过快的城市,以期对楼市降温。

然而,楼市依然一片火热。过去的5月份,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楼市迎来了红五月,成交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回暖,连创新高。

不得不说,价格在相对平稳的控制了,但是住房的需求仍在井喷。为了进一步控楼市,一线城市不断加码调控,并相继放大招:共有产权,租购同权,要拿地,只能租,不能卖。

于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一幕:生产什么,生产多少,怎样生产,如何定价,如何分配,重度依据于政策。

楼市经济决策的大权在二十年后,又一次高度集中于政府。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