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动态频道 > 百姓心声 >

近年来 随着广州城市更新步伐的加快 国外房地产企业也纷纷落户广州

本报记者陈景斌广州报道

近年来,随着广州城市更新步伐的加快,不仅本土房企投资广州城市更新,也有外资房企落户广州。它还包括许多由自然人投资或控制的有限责任公司,包括河南汉宇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汉宇”)。

今年5月31日,村民代表投票表决广州南沙东涌镇太师旧村改造项目,河南汉宇集团将正式办理南沙区东涌镇太师村旧村改造项目。

据了解,泰石村旧改项目总投资成本约82.6亿元,改造范围总用地面积约116.96万平方米,是仅次于东永村、余窝头村项目的第二大旧改项目。

但记者实地走访该村发现,由于该村位于南沙大道旁,距离附近城区还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且该村产业结构混杂,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租赁住房,这给河南汉宇对该村的旧改增加了不少困难。

值得注意的是,河南汉宇在郑州的旧改项目因公司资金困难、推进拆迁困难而告吹。

为什么郑州推进拆迁存在资金困难和困难?广州太师旧改如何防止类似情况?河南汉裕太史旧改有什么打算?对此,记者致电并致信河南汉宇。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进一步的答复。

南下广州,进入旧改

今年5月31日,外资地产公司河南瀚宇拿下广州南沙区泰石村旧改项目。

据河南汉宇官网显示,河南汉宇参与了广州市南沙区太师村改造工程。5月31日,村民代表和全体党员成功参与企业意愿投票,河南汉宇正式确定为项目援建企业。

据了解,泰石村旧改项目改造总投资成本约82.6亿元,改造范围总用地面积约116.96万平方米,是河南汉宇布局在广州的首个大型旧改项目。

泰石村位于东涌镇北部,东至焦刚水道,南至南沙大道与刘福珠宝公园交界处,西至朱光路与YN26交界处,北至沙湾水道,与番禺区隔江相望。

实际上,石村对“选老公”的要求并不高,这也为国外中小房企介入广州城市更新带来了契机。

根据石村旧改挂牌的投资要求,申请旧改项目的企业需完成至少两个旧改村的改造安置,已实施至少一个改造范围在2000亩以上的旧改村改造项目,不接受联合投标。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近日走访泰石村发现,泰石村的区域位置不如河南汉宇官网的区位优势明显,泰石村村民主要依靠出租屋作为主要收入来源。这为河南汉宇未来的介入增加了很多“困难”。

泰石村距离最近的城市地铁番禺广场近13公里,位于广州市城市主干道南沙大道旁,连接番禺区和南沙区,是番禺大道的一部分。从番禺广场坐公交车到那里需要将近一个小时。

事实上,目前太史村的交通位置从市区来看确实不方便。为此,今年2月中旬,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发布了关于调整泰石村所在的东涌镇种业小镇管控规定的公告。计划增加200多万平方米的住宅

数据显示,2018年村集体经济收入为1140.66万元,较2017年增加165.17万元。其中,独立经营收入1073.89万元,主要来源和金额为租用厂房551.48万元,租用土地和鱼塘326.89万元。

针对石村村民产业混杂、收入单一的现状,河南汉宇如何规划和推进相关旧改项目?记者打电话给河南汉宇发了一封信。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进一步的答复。

小房子制定大计划

获得太师村旧改项目的河南汉宇,实际规模并不大。天眼查显示,河南汉宇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仅为1.11亿元,由自然人投资或控制。其法人和董事长均为杨宝红。

河南浩宇官网显示,河南浩宇集团成立于2006年,旗下拥有河南浩宇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一级资质)、河南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一级资质)、河南域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一级资质)、郑州浩宇置业有限公司、河南裕宇天悦城置业有限公司、现代规划设计有限公司等10余家下属企业,员工700余人,主要从事住宅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梳理河南汉宇的发展历史发现,河南汉宇自2006年成立至2017年,先后在河南郑州、驻马店开发项目,直到2018年才开始逐步从海南、广州拿地“拓荒”。

/p>

走出河南仅仅两年,却在广州连下两子,而这也离拿下太石村旧改仅半个月。

6月17日,增城区石滩镇马修村举行成员代表表决会议,确定瀚宇集团成为马修村旧改的合作企业。

石滩镇位于增城的东南部,东临东莞市石碣镇,南接惠州市博罗县,马修村则坐落在石滩镇的西部,挨着立新西路和石顺大道,附近有广深高速(600548,股吧),该村的现状以农田、工厂和村屋为主。

石滩镇马修村改造成本约为26亿元,改造范围总用地面积约55.43万平方米(其中集体土地48.42万平方米,国有土地6.61万平方米)。改造范围分别A区和B区,分布在石顺大道两侧,其中A区面积大,主要是村屋和厂房;B区面积相对小,现状是空地。

广州旧改“风风火火”,而河南瀚宇在其大本营深耕的旧改,有项目曾拿地一年就夭折。

根据判决书上河南瀚宇董事长杨宝宏当庭的证言,河南瀚宇中标的新庄和村并城建设项目不到一年,因资金困难,拆迁推进难度大,并感觉项目风险较大,最终在2012年8月协商解除合同。

中国房地产数据研究院院长陈晟告诉记者,作为河南房地产企业,入主华南的城市更新不能“贸然而进”,要把控好当地的政策和发展路径。“河南和广州的城市更新政策、环境、路径都不完全一样,需要对华南城市更新有充分准备和资金、风险安排,否则容易出现推进和预期不符风险。”

对于河南新庄合村并城项目为何会出现资金困难?拆迁推进难度大?该项目为何告吹?如何防止此类项目告吹再次发生等相关问题记者也致电致函了河南瀚宇,截至发稿,未获进一步回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