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频道 > 楼市快递 >

来自新加坡的仁恒置地 正在规模扩张的道路上急速前进

本报记者 方超 童海华 上海报道

来自新加坡的仁恒置地,正在规模扩张的道路上急速前进。

来自新加坡的仁恒置地 正在规模扩张的道路上急速前进

克而瑞数据显示,前5个月,仁恒置地以178.5亿元的全口径金额位列第55位,此外,其还以41.9亿元的新增土地价值位列行业第72位,而上述数据相比2019年同期,皆呈现大幅上升态势。

但在规模进阶的同时,无论是在仁恒置地进入颇早的南京市场,还是近年来才进入的武汉市场,无证施工、房屋质量等问题,也让仁恒置地一次次成为外界关注对象。

而对于企业今年有无设定销售目标,仁恒置地相关负责人对《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表示,“按照上市公司要求,我们不能对业绩作预测”。

规模焦虑

“我们现在是在验资阶段,7月20日左右针对验资客户开放样板房,大概8月初左右就开盘了”,日前,上海仁恒静安世纪销售处工作人员如此表示。

而上述的仁恒静安世纪,正是仁恒置地在2019年6月,以总价34.32亿元摘得上海市静安区市北高新(600604,股吧)技术服务业园区N070501单元18-03地块,同区域内还有融创静安映、华发华润静安府等项目,前者在6月初开盘当日完成79%的去化。

近日,记者走访18-03地块发现,售楼处已盖到4层,旁边的6号、10号住宅楼也已建到两层多,现场工作人员介绍称,上述两幢楼后面的其他住宅楼,也处于差不多的建设状态,而记者在此前的3月探访时发现,18-03地块“桩基部分还未完工”。

仁恒静安世纪项目的“加速”,正是仁恒置地提速前行的缩影。

相关信息显示,仁恒置地创始人为早年移居新加坡的钟声坚,于1993年进驻中国,天眼查显示,仁恒置地目前已在深圳、天津、南京、苏州等10 多个城市落子。

尽管如此,但此前以开发高端住宅为主的仁恒置地,却更像“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销售业绩相对于同期的其他企业来说,长期徘徊不前,相关信息显示,其在2016~2018年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56.64亿元、256.38亿元、248.88亿元。

但这一切似乎在2019年前后开始发生转变,这一年,仁恒置地的销售目标为500亿元,尽管彼时其相关负责人表示“内部也不大提多少目标”,且称对此不好回复,但仁恒置地最终仍然实现上述目标,克而瑞数据显示,2019年仁恒置地以561.4亿元的全口径销售金额位列第60位。

“全集团销售额突破500亿元,创下仁恒历史新高”,对于2019年的销售业绩,仁恒置地方面曾如此评价道。

而在跨过500亿关口之后,当下的仁恒置地似乎仍在谋求进一步发展。

克而瑞数据显示,前5月,仁恒置地以178.5亿元的全口径金额排在第55位,而2019年同期,仁恒置地的上述两项数据分别为118.6亿元与位列第73位。

值得注意的是,布局已久的南京市场,或是仁恒置地业绩“提速”的关键所在,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1~5月,仁恒置地以76.67亿元的销售金额位列南京市场第2位,仅次于万科,而2019年同期,仁恒置地甚至都不处于该排行榜前20位。

除了销售金额的“突飞猛进”外,仁恒置地还以41.9亿元的新增土地价值位列克而瑞榜单第72位,而其2019年全年的新增土地价值也仅为67.8亿元,仁恒置地的“突围”意图引发市场关注。

仁恒置地集团副总裁、仁恒上海公司总经理周轶群也曾对媒体表示,今年不会缩减拿地计划,“优质的开发商在土地储备是持续增长,市场的热度要不断保持,不断提供新的产品满足客户日益增长的需求”,并表示,“今年还会持续地拓展土地市场”。

而仁恒置地相关负责人仅对记者表示,其自身“不涉及对外发布数据,或对数据作出评价”。

行业人士则对此表示,在当前的房地产市场形势下,“大鱼吃大鱼”都已不稀奇,规模大的房企在融资等层面优势明显,仁恒置地的发展反映了其对于规模的渴求。

口碑危机

除了在销售规模的上升外,仁恒置地似乎也在产品类型上“下探”。

“以前我们的楼盘都是大面积,这应该是我们做的最小的楼盘了,但是它的标准是最高的”,仁恒静安世纪销售处工作人员表示,该项目是仁恒在浦西做的第一个公园系产品,最小户型为106平方米的3室2厅2卫。

不仅如此,相关信息显示,南京城南赛虹桥仁恒G59、G60地块“仁恒城市星光”项目,最小户型仅74平方米,而仁恒在南京的其他项目入门户型门槛,相比以往也有所降低,甚至有声音称此为“‘平民化’仁恒开始抢占刚需市场”。

上海中原地产分析师卢文曦表示,仁恒置地等有时做小户型,某种程度上,“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现在有的土地出让合同里边就规定好了,小户型产品必须达到多少比例”。

除此之外,仁恒近年来的代建业务规模也快速增长,相关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底,仁恒置地的“代建合作项目增至7个”,而上述的南京仁恒城市星光也属于代建项目。

对于产品类型“下探”以及发展代建业务的原因等,记者此前曾致电致函仁恒置地相关负责人,但是未得到回复信息。

在销售规模与产品类型的“一上一下”外,仁恒置地近期还因房屋质量、违规施工等问题,引发外界关注。

近日,江苏广电总台“我苏特稿”以《南京仁恒600万新房现6米裂缝 开发商:没必要做第三方检测》为题报道称,南京王女士“发现客厅的顶板上出现了一条长约6米的裂缝”,引发关于房屋可能存在安全隐患的担忧,而开发商表示已出具维修方案,不能保证后期不开裂。

无独有偶,同样是仁恒置地颇为器重的南京市场,其仁恒麒麟G108地块此前被当地媒体报道称,涉嫌无证施工而被当地有关部门勒令停工,报道称,仁恒该项目“明显忽略了其中公告规划、申领施工许可的步骤,有严重扰乱市场开发秩序的嫌疑”。

值得注意的是,不单单是南京市场,近日,武汉仁恒公园世纪业主在网上投诉称,该项目“捆绑软装包并设圈套挞定退房”,投诉显示,仁恒存在“将签订的认购书集体上收,只给购房者开收据,并对各个时间节点没有明确告知含糊其辞”“故意拖延时间节点,设局威逼购买软装包”等问题。

而在人民网(603000,股吧)地方领导留言板上,早在2019年12月,就有消费者投诉称,“武汉仁恒公园世纪变相强迫购买装修包”,彼时,武汉江岸区人民政府回复称,“经江岸区房管局调查,开发企业在开盘前已按市房管局要求公示了相关信息,开发企业在开盘销售时未强制要求购房人购买装修升级包。”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将时间线拉长,主打品质地产的仁恒置地,此前早已遭到多地消费者投诉,如上海仁恒森兰雅苑、南京仁恒江湾城等项目就曾因各种原因,陷入业主投诉维权风波之中。

而钟声坚此前曾表示,“建筑本身是有灵魂的,它不仅为人遮风挡雨,还承载着人们的情感、记忆”,仁恒置地长期以来的企业宗旨则是“善待土地、用心造好房”。

对于企业发展及如何平衡利润与质量口碑等问题,记者此前致电致函仁恒置地相关负责人,但是截至发稿,仍未获得回复信息。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