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频道 > 行业快讯 >

南雅拉标志性的贝弗利山建筑的拍卖会上 买家们临阵退缩

站在南亚拉标志性的贝弗利山(Beverley Hills)建筑群阳光普照的庭院里,你可以想象自己被运送到一个浪漫的欧洲城市狭窄的后街。果园里的柑橘树装点着公共露台,周六上午,一套两居室公寓的拍卖就在这里举行。一位女士从一楼的窗户探出身子,抽着烟,抚摸着一只懒洋洋地躺在窗台上的姜黄色猫。这是墨尔本还是巴塞罗那?

南雅拉标志性的贝弗利山建筑的拍卖会上 买家们临阵退缩

然而,这座备受尊崇的西班牙传教会建筑群的奇异魅力,在上世纪30年代初由古怪的建筑师霍华德劳森(Howard Lawson)设计,在达令街6/63号(6/63 Darling Street)被拍卖时,甚至连一份出价都不足以让人感到非法。

尽管斯图亚特的华莱士先生做出了坚定的努力。一小群人保持沉默,迫使他以78万美元的价格进入房产。业主是一对带着两个孩子的夫妇,11年前以34.5万美元的价格首次购买了一楼的公寓。他们耸了耸肩说:“市场已经回升了一点,所以这就是我们的处境。”

他表示,华莱士引起了三方对此次拍卖的强烈兴趣。但他补充称,买家持谨慎态度,对墨尔本房地产市场可能继续下滑的强烈猜测感到害怕。

“事情就是这样发展的,”他说。“一般来说,我们下午会收到一些报价,希望周一就能卖出去。”他表示,截至上周六晚早些时候,华莱士已收到超过79万美元的多份收购要约,并正在与几家公司进行谈判。墨尔本各地的经纪人都报告说,现在只有一个竞标者参与拍卖和入座交易,但在拍卖后的谈判中,房屋都在出售。

上周六,822处房产计划在全市范围内拍卖,到晚上,拍卖结果喜忧参半。截至晚上,Domain Group从637个报告结果中记录了60%的初步清除率。在海德堡高地(Heidelberg Heights),一个1000平方米的地块受到两家开发商的激烈竞争,每家开发商都打算拆掉这栋破旧的小屋,建造联排别墅。

据尼尔森亚历山大(Nelson Alexander)的拍卖经纪人兼拍卖商詹姆斯•拉比里斯(James Labiris)说,两人在拍卖前都没有去过圣赫利耶街36号。拍卖一开始进展缓慢,Labiris先生以91万美元的价格向卖主出价,试图让拍卖开始。“他们让我等啊等啊等,”他在拍卖结束后对特伦奇说。

最终,这家总部位于墨尔本的开发商开出了1万美元的加价。他接着与悉尼的开发商交换了报价,而悉尼的开发商只是为了这次活动而飞到墨尔本。这对夫妇的出价远远超过了100万美元的储备,以131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当地开发商。Labiris先生说,这个强有力的结果证明海德堡高地正在成为一个目的地郊区。

“曾几何时,这里被视为郊区,你可以在那里买到便宜的东西,”他说。“鉴于海德堡在过去5至10年里的增长势头,现在人们正积极寻求在海德堡高地购买房产。”

领域集团(Domain Group)的数据显示,郊区房价中值为82万美元,过去5年上涨了74%。

在图拉克优雅的街道上,一个年轻的家庭想要扩大规模,出价超过其他四个有希望的买家,抢购一套四居室的砖砌房屋。

这处房产位于塞尔伯恩路18号,通过马歇尔怀特(Marshall White)的弗雷泽卡希尔(Fraser Cahill)出售,售价601万美元,而储备价为5,750,000美元。

在墨尔本的其他地方,一对年轻夫妇和一名裁员工在阿尔伯特公园(Albert Park)一套两居室联排别墅的拍卖会上针锋相对。

开泽房地产公司(Cayzer Real Estate)的房地产经纪人西蒙•卡拉瑟斯(Simon Carruthers)表示,出售8B Neville Street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能够以不到150万美元的价格在这个郊区抢购一套家庭住宅。

这栋联排别墅以142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这对年轻夫妇。记录显示,卖家是布莱顿的一个家庭,他们在2010年以877,500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栋房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