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动态频道 > 楼盘信息 >

中心城市 尤其是特大城市 越来越有能力驱动和领导该地区

目前,中心城市,尤其是特大城市,越来越有能力带动和引领区域。

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近日公布的《2019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以下简称《年鉴》),目前全国30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有30个,其中1000万以上的特大城市有6个;500万到1000万之间的特大城市数量增加到10个,济南提升为特大城市;此外,还有14个I型大城市在300万到500万之间。

16个超大型和特大城市名单

城区一千万、五百万、三百万常住人口是三个重要门槛。根据2014年11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划分标准的通知》,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上500万以下的城市为大城市,其中300万以上500万以下为类大城市,100万以上300万以下为类大城市;500万到1000万之间的城市是特大城市;1000多万个城市是特大城市。

需要注意的是,城区是指“居民委员会管辖的区域以及与市辖区实际建设相衔接的其他区域和不设区的市”。城市人口规模小于城市总人口规模和市辖区人口规模。市辖区内的农村地区不纳入城市人口统计。

《年鉴》显示,城市人口超过1000万的城市有6个,包括4个直辖市和广州、深圳两个副省级城市,其中上海超过2000万,北京、重庆超过1500万。然而,重庆有8.24万平方公里的面积,相当于一个中等省份的大小。其管辖的部分城区远离主城区。目前重庆主城区人口约900万。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分析第一财经记者。目前,城市人口统计是以行政区划为依据的。例如,重庆的城市人口包括万州等偏远城市,其中一些城市距离主城区数百公里。城市的主要城区应该是建成区。虽然中间可能会有一些绿化带,但应该不会太远。如果相隔三五十公里,就不叫绿化带了。

相反,有些地方实际上是相连的,但由于行政区划的划分,并不算一个城市。比如牛凤瑞,像长沙市、长沙县,已经连为一体,其实就是一个城市,撤县设区只是时间问题。

东莞、武汉、成都、杭州、南京、郑州、Xi、济南、沈阳、青岛十个城市,城市人口在500万到1000万之间,属于特大城市。与前一年相比,特大城市数量增加了一个,即济南。

济南被提升为特大城市,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行政区划的调整。2018年12月26日,国务院正式批复山东省调整济南市莱芜市行政区划,取消莱芜市,将所辖区域移交济南市。

牛凤瑞说,山东一直是“双星”格局。省会济南作为内陆城市,没有港口,有一定的劣势。但济南地处山东地理中心,优势明显。

展望未来,济南将继续做大做强。山东“十四五”规划提出,实施“强省”战略,支持济南建设“强、美、富”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加快建设国家中心城市,高水平建设新旧动能转换起步区,为全省新旧动能转换树立好榜样,为山东半岛城市群建设当好引路人,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作好示范。

杭州超过南京

长三角城市群是中国最大的城市群。继上海之后,谁是世界第二大城市

根据历史数据,《第一财经》记者发现,1981年,杭州的城市人口只有90.5万,位居全国第21位,仅次于青岛、济南、昆明、鞍山等城市。当时南京的城市人口是170万,几乎是杭州的两倍。

然而,改革开放后,杭州的民营经济发展迅速。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后,杭州的信息经济已经走在全国前列,发展成为中国的“电商之都”。在很多指标上,杭州已经接近甚至超过了一线城市广州,有很大的成为第五一线城市的趋势。

在数字经济的推动下,杭州人口和人才快速流入,城市人口快速扩张。数据显示,2019年杭州常住人口由2018年的980.6万人增加到1036万人,增加55.4万人。年增幅首次超过深圳、广州,居全国第一。

近日公布的杭州“十四五”规划提出,大力推进郊区新城建设,加快城市优质资源向郊区新城拓展,引导城市核心区超密集街区人口向郊区新城疏散,引导城市新流入人口向郊区新城聚集,有效遏制城市单体规模无序蔓延,形成“群星拱月”的组团式发展格局。

二线城市全力冲刺

除了超大型、特大城市,一些I型大城市也在全力做大做强。

年鉴数据显示,到2019年,城市人

口介于300万到500万之间的I型大城市共14个,分别是哈尔滨、长春、大连、合肥、昆明、太原、长沙、苏州、南宁、乌鲁木齐、石家庄、厦门、宁波、福州。此外,贵阳、南昌、无锡、兰州等的城区人口也接近300万大关。

这些二线城市当前也在积极做大做强,加速成为特大城市乃至超大城市。以福州为例,其近日公布的“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要加快马尾琅岐、闽侯滨江新城、罗源湾新城、闽清梅溪新城等发展。统筹完善户籍制度改革及其相关配套制度改革,吸引不同层次人口流入,健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推进机制,加快形成千万级人口城市。

去年12月,福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降低落户条件壮大人口规模若干措施的通知》,提出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现落户“零门槛”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福州所在的福建处在长三角和珠三角两个三角洲之间,由于缺乏大城市,近年来福建在吸引人才方面面临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因此福建也需要一个大城市,尤其是特大城市来引领福建的发展。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在区域经济发展不成熟的情况下,如果要素比较分散,就没有竞争力,所以需要依托省会城市承接省外的高端要素落地,这样省会城市也会辐射到全省,符合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

比如,贵州省提出,支持贵阳做大,严格执行城市规划,提高城市管理水平,推进贵阳贵安融合发展,提升省会城市首位度。

安徽的“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要全力打造现代化中心城市,支持合肥“五高地一示范”建设,高起点建设合肥滨湖新区,朝着国家中心城市发展。

南昌市提出了“十四五”时期全市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包括综合实力迈上新台阶、主要经济指标增速保持全国省会城市“第一方阵”、经济总量在全国省会城市的位次前移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